2015年2月22日 星期日

The Edge of Night -夜之邊界- 02

所有角色屬於J.R.R. Tolkien,我所擁有的只有其中的腦洞
CPFingon/Maedhros(偏無差)
Warning:無
RatingR



The Edge of Night
夜之邊界




Ch.2


Maglor匆匆跟上長兄的腳步。離開營帳前Curufin給予他們的視線並不因此使Maglor變得戒慎或畏懼,只是感到有些躁煩罷了。

相較於Celegorm的積極進取,身為次子的MaglorCelegormCurufin眼中一向不是個有威嚴的哥哥。也許那是因為他從不圖謀一個自認為自己不應得的位子,個性又是所有Feanorian中最溫和退讓的一個。即便Maedhros和他最親近,那也沒有任何多餘的目的性存在。

在他們的父親死去之後,這樣的信任關係也變得至關重要。


Maitimo,你不該把你自己和你的弟弟們的距離拉得這麼遠。」

說出這話的時候Maglor凝視著遠方。
最後一顆屬於西方的星辰正要落下,待到那時、必須交付答案的第三日就會來臨。

那也不過是短短一瞬間的事罷了,他知道這段對話並不會改變什麼,不過在停頓了半晌之後,他仍是再補充了一句:「我想跟你一起待在最前面。」

Maedhros抬手拍了下Maglor的肩膀。他同樣正望著遠處,星星的路線正悄悄地潛移,變換,他收回視線。
「抱歉,Makalaure,」Maedhros說。「但我需要你保障這裡。Nolofinwe家族若隨後抵達,屆時我們的三弟和五弟可不會好好招待他們。」

「這我無法反駁。」Maglor苦笑起來。

隨後歌者深深嘆了口氣。同樣轉過頭去,他想確保自己無奈的神情能被Maedhros收進眼裡,至少當作某種最低程度的抱怨。
……不過也請你別忘記,我手中這把劍的鋒利並不輸給你,Maitimo。若你需要,我王,我同樣能為Feanor家族作戰赴死。」

「我知道,但我們總得再想得更遠。」Maedhros說。
「事情不會這麼簡單就結束。」



Feanor的兒子們並不至於自滿到愚蠢的地步。單單Silmarils被盜一事,便足以令他們深知Morgoth的狡詐伎倆。基於防備的心態,Maedhros讓信使回報了他們的答覆後,隔日卻私自率領了比約定中數量更多的軍馬,朝赴約的地點出發。

Maedhros位在最首,Curufin帶著自己的人跟在後頭,雙胞胎次之,MaglorCelegoem則留在隊伍的最後。依照Maedhros的計劃,最後將由Maedhros獨自率領最多的主力軍隊和Morgoth的特使碰面,至於他的弟弟們會在那之前與他分開,分別駐紮在會面地點的周圍。怕若是情勢有變、隨時能夠撤退或者機動性支援。

Celegorm對此罕見地沒有表示意見,不過Curufin倒是亦有所指地笑著道:「大哥,你的作風果然很謹慎。」
Maedhros聞言,勾起不甚明顯的冷笑。

「我很高興你知道什麼叫作謹慎,Curvo。」他說。


他們並沒有花上太久的時間便來到了米斯林與層層山脈的交界處。在那裏有一處裂谷,是雙方約定碰面的地方。到了這一步,Maedhros的弟弟們都已經離自己有著一段距離了,接下來的一切將只剩下他獨自面對。

屬於精靈們的第一步馬蹄踏過了山稜線。

然而隨之將至的,卻是一整片漆黑的兵刃,如夜色映入眼簾。


——中計了。


Maedhros毋需多費脣舌命令他的部下準備迎敵。在即刻判斷對方的軍力比我方多上了數倍之多時,已經沒有後撤的餘地。隨著整齊劃一的口號響起,如螞蟻傾巢般的半獸人軍隊已朝著他們所在之處湧來。渾濁的號角隨即掀起了苦戰的布幔。

敵方粗糙的箭矢如雨水般傾盆而下時,紅髮的諾多王子拔出了他從未離身的長劍。

在大隊的黑色軍隊盡頭,一名髮色金澄、身著漆黑鎧甲的男子對他們必然臨死的奮戰露出了饒富趣味的微笑。

「久仰了,Feanor之子Maedhros,我主暌違已久的座上賓!」

Maedhros回過頭去,金髮的男子向前踏出了一步,臉上神情甚是喜悅。他想著那必然就是Morgoth派作特使的大將,然而在缺少思考空間的情況下,只是憑藉直覺回過身去、迅速地抽出了弓來——拉滿弓、瞄準、放箭;整個動作一氣呵成。出自精靈之手的銀白箭矢筆直地朝著男人的眉心飛去。

——他怎可能知道那是一名曾經名為Mairon的邁雅。


金髮的男子猛一揚手,爆發而出的無形力量立刻將那只箭矢彈飛出去。Maedhros徹底一愣。儘管如今的Mairon已不再屬於神聖的邁雅一族,但他的力量卻依舊被保留下來:那不是精靈所能匹敵的。

勾起自負微笑的男人隨即邁開腳步,朝他走來,一邊拔出了劍。一雙金色的眼瞳因為面對戰鬥與勝利的興奮而微微眯起,在那狹長的瞳孔裏頭,閃爍著危險的秘火。


「紅髮的精靈留給我,其他全部殺掉。」如今被喚做Sauron的男子笑著如此說道。

「相信My Lord會很樂意招待這名貴客的。」


---


戰場上的時間並無實際意義,這使得Maedhros甚至要相信,無論勝利或失敗都不是過程,而是一種必然結果。早在兵刃相接的那刻便見分曉。


Maedhros被強按著跪下,一滴血從他的眼睫滴落,砸開成一朵殷紅之花,他的耳邊嗡鳴著無從辨識的躁亂聲響。在來得及讓視線重新聚焦之前,另一隻手粗暴地扯住他豔麗的紅髮,逼迫他仰起頭來。
諾多的王子因為疼痛而眯起眼,然而喉嚨裡卻硬是沒有發出任何聲音。腳邊的劍已經被折成兩段——諾多的軍隊無一倖存,他所帶來的手下甚至死無全屍。而最後剩下的那一個通常不會有什麼好下場,Maedhros知道真正的折磨才剛要開始,他無法一死了之。

「淺嘗勝利之人往往最不堪一擊。如今看來,果真如此。」

Sauron的聲音愉快地響起,伴隨著總是停駐在唇邊的優雅微笑,他從容不迫地走近Maedhros。墮落的邁雅在他跟前三步之處停住,隨後以手中之劍輕輕挑起了Maedhros的下巴,興味十足地打量了半晌他們這名尊貴的戰俘。

Maedhros毫不畏懼地瞪視著他。Sauron為此低聲笑起來。手到擒來的結果讓他非常滿意。他們的死敵——那些鮮衣怒馬的該死的諾多精靈——如今可是落了個大把柄在黑魁首的手上。


「諾多的王子殿下,你很幸運,我現在沒什麼想問你的。」Sauron說著,移開了劍。依舊與Maedhros鐵幕似的灰眸對視。

「只是我很好奇,為什麼是由你前來與My Lord談判,而不是你們偉大的至高王Feanor呢?我還以為你的父親會很樂意再在My Lord面前多甩幾次門……哦等等,我忘了你們在這兒連座城都沒有呢,真是可惜。」

「一介特使,沒有資格與我父親談話,派我來就足夠了。」Maedhros啐了一口,冷冷地嘲諷回應。


Sauron大笑起來。「勇氣可嘉!」他說。回過身去,一邊收起劍。劍柄撞上劍鞘響起沈重卻又利落的聲音。
邁雅邁步離去,一邊懶洋洋地對他醜陋的部下們擺了擺手。

「把人綁起來。即刻啟程回安格班。」

















tbc.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